《以家人之名》「為家掏心掏肺」的金玉香:女人,你離她還遠嗎?

许婷 2021/10/26 檢舉 我要評論

金玉香這個名字,或許在大家的記憶裡,可能不是《以家人之名》裡面的人物。

但要提到「月亮媽」、「金阿姨」,大家就會恍然大悟,「哦,是那個令人窒息、付出了一輩子、最後被離婚的女人啊」。

看吧,就這簡簡單單的三個詞語就概括了一個女人的一生。

但是,現實中又有多少「金玉香」,又有多少到了離婚,才會被細數付出的女人,你離成為下一個「金玉香」還遠嗎?

全能型媽媽

作為媽媽,她是真正的全能型。

長到26歲的月亮,一直活在她無微不至的照料下。

小到吃什麼飯、穿什麼衣服,大到報考什麼大學,選什麼專業,這些問題本該是月亮自己面對的人生,但卻在她的腦海裡流轉了千百遍。

她對女兒從小就是捧在手心怕掉了,含在嘴裡怕化了,所以,她是幾近瘋狂地保護,力求自己能替女兒規劃好人生,過上安穩的後半生。

全能型媽媽,不止是她給自己的定位,也是所有人眼裡「持家、能幹」的女人。

雖然她也有自己的工作,但回家的飯是她做,月亮的補習班、家長會也從未缺席過。

或許在她心裡,「不缺席孩子成長的任何一瞬間」,從孩子出生那刻,就刻在骨子裡了。

全能媽媽都有哪些職責呢?

就如月亮對她爸爸的控訴一樣, 「你下廚房的次數屈指可數,但一回家就有熱騰騰的飯菜,住著整潔舒適的房子,穿著乾淨的衣服,兩邊的老人,那麼多親戚、人情走動,我上下學都是我媽在接送。」

一邊賺錢,一邊照顧家,一邊帶孩子,一邊顧老人,這大概就是女人婚姻的全部,也是一個全能媽媽的自我設定。

說心裡話,同為女人,我做不到她這樣,因為我會有小情緒,也會有不開心,更會累,也少不了抓狂的時候,但我卻覺得相較于她,我更像一個真實的人。

是的,無論我們怎麼給自己定位,但首先我們都得做一個真實的人,因為人並非機器,更何況機器也有需要加油和更換零件的時候。

一入「全能」深似海,便忘卻了自我,心裡眼裡裝的只有家,以及住在家裡面的丈夫和孩子,盡自己最大的能力照拂和溫暖他們,是唯一的任務,也是唯一的目標。

跋扈型媽媽

都說,強勢的女人不適合結婚生子,只適合自己獨居,因為女人太過強勢,身邊留不住男人。

這應該是對她最真實的寫照。

其實我們都知道,擔多大責就有多大話語權。強勢的一面,正與全能的一面相得益彰。

強勢的女人一般都會通過自己的努力得到想要的生活,在家中掌握一切決定權,以培養自己理想中的丈夫和孩子為終極目標。

那她有多跋扈呢?

對孩子,總以「我是為了你好,關心你」為出發點,掌控月亮穿衣的自由,哪怕點菜也要按照她的規矩來。

更要命的是,哪怕月亮都搬出去住了,她還專門買了一堆考公務員的資料,來彌補大學的遺憾。

對丈夫,總以「少了我,你不行」為出發點,打包自以為丈夫需要的東西,穿她搭配的衣服,吃她做的飯。

最讓丈夫反感的是,她的一切言論是對的,不允許也不接受任何反駁。

但是,這樣的女人其實很累,不僅不會給丈夫孩子愛的空間,而且也不會給自己空閒的時間。

老公順從、孩子聽話,就是自以為的幸福生活。

殊不知這樣的幸福會頃刻間崩塌,男人的聽話是不想多事,孩子的懂事是背地裡的「胡所非為」,當這一切在某一個節點爆發的時候,就是曾經以為的美好全都煙消雲散,剩餘的只是生活中的一地雞毛。

就如她一樣,看似掌控了全家,看似擁有絕對的話語權,卻敵不過丈夫一句「我要跟你離婚」,更扛不住孩子一句「我就是要遠離你」。

一入「跋扈」深似海,便目空一切,不僅聽不到孩子的哀鳴,也看不到丈夫的不滿,憑藉自己操碎的心,和盡可能完成的事,一直活在自我構建的滿足裡。

喪偶式家庭

喪偶式家庭,應該是中國大多家庭的真實寫照。

所謂「喪偶式」家庭,不是真的喪偶,而是一種比喻。

「喪偶式」家庭其實是指父母其中一方在對孩子的教育方面缺失,比如爸爸一心都放在工作上,對孩子不聞不問,只有媽媽帶孩子,這種就被稱為「喪偶式」家庭。



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

用戶評論